返回上一頁 第2608章 假的吧 回到首頁

第2608章 假的吧
女總裁的近身特工第2608章 假的吧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他是誰?”這是王宴父親王傳智第三遍發問了,為此他甚至沒有往里面走一步,反倒是王宴的母親劉欣雪很認真的看了幾眼林明遠,然后微微皺眉,不是女兒家里不能有男人,實在是……這男人看著歲數有點大吧?

劉欣雪更喜歡那種年輕小鮮肉,和女兒同齡的,兩個人的世界觀也能相同,這種年紀明顯比較大的,就怕腦子僵化,而且存了玩的心思。

當然,他們也只是懷疑一下,也不能說女兒家里有一個男人就是和女兒那種關系的,做父母的不能這么胡思亂想。

身后的兩人,男的握著拳頭,女的一臉怒相,見對面兩人不搭理,便出聲問道:“我兒子呢?宴宴,程野呢?”

“是……王叔吧,你好,我叫林明遠!”林明遠明白對方身份之后,主動伸出手。

“我沒問你!”王傳智手伸都沒伸,瞪眼看著女兒,質問道:“這是怎么回事?王宴,他是誰?”

這是第四次問了,一次比一次憤怒,林明遠留意到王傳智的手都開始抖了,仿佛下一秒就要出手揍自己,他不禁笑了下,畢竟是王宴的父母,他也不至于和對方針鋒相對,那不是聰明的人的做法,真掄起來,這要是以后和王宴長久了,這可是老丈人和丈母娘。

當然,丈母娘可能就比自己大個十歲八歲的,林明遠也是有點想笑,不過話說回來了,不還沒夸張到和丈母娘同歲的地步么,那就不怕!

“爸,你……注意一下你的語氣!”王宴有些不高興了,往林明遠身旁走一步,拉著他的胳膊,道:“我正式的給你們介紹一下,他叫林明遠,是我男朋友,我們決定在一起了,不過還沒來得及告訴你們!”

“什么?”門里門外四個人都是齊聲說道,雖然猜到了,但真聽到還是會感覺到震驚。

劉欣雪更是往前一步,抓著女兒的胳膊,道:“宴宴,你可別亂說話啊,你是不是……臨時找來一個男人假裝你男朋友糊弄我們啊?媽媽從小就教育你不許撒謊,什么事情都不能撒謊,你難道忘了?”

門外程野的父母心中又涌出希望,他們早就相中王宴了,當她高中的時候,兩人就惦記上,想著撮合一下自己兒子能和對方在一起,畢竟王宴長的漂亮,個高,家庭也好,自家兒子長的……簡直是不能用一個丑字來形容了。

所以娶這么個漂亮兒媳婦,將來孩子的基因也能變好,有利于下一代。

當然了,父母很少有覺得自己孩子特別丑的,母不嫌子丑嘛。

本來都算計好的事,竟然突然出現變故了,王宴有男朋友了?那他們兒子呢?上飛機的時候程野就說下飛機直接過來,大概半夜左右,過來后就能拿下王宴,所以他倆才攛掇王宴父母一起過來,兩家吃個飯,看起來像是在制造驚喜和意外似的,比如四個人過來,一打開門發現自家兒子過來開門,身后王宴則是像小媳婦一樣,帶著靦腆笑容跟在后面,那該是多好的一個畫面啊。

但是眼下畫風不對啊!兒子不見了,換成一個看起來歲數挺大的男人,偏偏王宴還挽著對方的手。

“程野呢?”程野父親程大事不禁問道,是的,他的名字就叫程大事,一看到這個名字就知道他父母是寄予厚望的,可惜的是,大事沒能成了。

程大事瞪著眼睛,有種憤怒的感覺!

“爸媽,這就是我男朋友,只是沒來得及告訴你們罷了,還有,進來說話吧!”王宴說著,拉著林明遠的手往里走,讓開門口的位置,她則是彎腰去拿拖鞋,家里的拖鞋自然不會太多,也就四雙,所以想了下,她干脆光著腳,把拖鞋讓給門外的那倆人。

林明遠也照著做了,畢竟丈母娘老丈人嘛,要尊重。

王傳智和劉欣雪兩人板著臉,當母親的這個時候也說不出什么來,只是瞪了兩眼女兒,后者完全不在乎。

屋子里滿是飯菜的香味,光聞味道就是那種大廚做出來的,劉欣雪是女人,她的觀察更仔細一些,女兒可是不會做飯的,難道是這個男人做的?

進屋的時候,她不急著去坐著,而是去廚房看了一眼,然后就可以判定出,這一桌飯菜確實是在家里做的,各種做菜的痕跡還在,垃圾桶里都是一些殘余的垃圾。

排除法可以得知,女兒不會做飯,那就只能是這個男人……但是這做的也太多了吧,那么大的龍蝦就做了四只,比巴掌還大的螃蟹做了一盆,至于其他的海鮮,肉類,基本也都是大量的。

但是桌子上就兩副碗筷,難道女兒知道自己要過來,提前準備的?劉欣雪不禁有些疑惑,但是她很快就甩掉了這些想法,轉而走回去,無他……因為她發現昨晚兩人是住在一起的。

房子有兩個臥室,樓上樓下各一個,樓上的有兼書房,現在只有一個床有人住,另一張床很干凈整潔,住人的那個床上兩個枕頭都有壓痕。

作為母親,她觀察的點自然是不同的,一想到如花似玉的女兒竟然有男朋友了,她的就不知道該作何感想,而且女兒不只是有男朋友,她還……和對方住在一起了。

天底下的父母似乎都要經歷這樣一道坎,不管是男孩還是女孩,長大之后,大多數都會有另一半,然后他們會和彼此發生一些成年人的事情,有些父母豁達,有些父母就有點想不開,總擔心對方會不會是人渣啊,總擔心對方如何如何,自家孩子會不會吃虧啊,總之,這類的擔心不會少的。

這份擔心本來沒什么,畢竟也是正常的。

林明遠呢?他想了一下,還是搬來一個凳子,坐在對面,程大事氣呼呼的一聲不吭,坐在沙發上,母親則是和劉欣雪一起逛了屋子,細心的她自然也能發現一些事情,心里愈發的感覺到憋悶。

他們來之前是給兒子發信息的,提前通知他自己等人過來了,讓他做做準備,到時候一開門的時候,最好有一個驚喜。

女總裁的近身特工 https://lnwow.co/info-34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