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上一頁 第64章 小東西擺我一道 回到首頁

第64章 小東西擺我一道
誘餌第64章 小東西擺我一道有聲小說在線收聽

這時,沈楨的手機響了,她踮腳,摸更衣室門框上的衣服。

“沈楨。”

她一聽,發現陳淵格外歡喜,不似往常喊她名字,壓抑或試探。

“有喜事?”

“嗯。”

她笑了笑,“項目順利?”

“不是項目。”

陳淵想象她此刻,眉眼彎彎,梨渦明艷的模樣,沒忍住也笑,“總之,是我高興的事。”

沈楨前傾,距離陳崇州遠一些,“你出院了么。”

陳淵佇立在落地窗前,俯瞰南江橋上的車水馬龍,“安秘書告訴你的。”

“我聯絡過護工,你當天就逃跑了。”

“逃跑...”他重復一遍,悶笑,“你不在,我的確不愿住。”

“會感染發炎的。”

陳淵說,“騙你的。”

她一怔,“你沒出院?”

“出了。”他聲音充滿磁性,耐聽得緊,也像他這個人,成熟有味道,耐看。

“傷早愈合了,我騙你了。”

沈楨抿唇,“你怎么騙人。”

他嗓子窩著笑,濃稠像哽了一口煙霧,“我壞,對嗎。”

她不語,感受到后背貼合的心跳,拱著她,愈發猛烈,來自陳崇州。

“我先掛了。”

陳淵抬腕看表,“哪天回來。”

“明天。”

“我接你,好嗎。”

“你不是...”

她沒提萬喜喜,終究,陳崇州在這。

沒分徹底。

談戀愛,目前再次屬于不清不白的階段,空有女友的名分,不算唯一。

他那頭,沒個倪影,又來個李妍。

“萬喜喜么。”陳淵接她的話,“這一切會了結的,時間而已。”

陳淵聲音實在好聽,因此,黃夢和萬喜喜才那樣迷戀他。

只聽他講,便心神蕩漾,欲望叢生。

沈楨印象里,陳姓氏,她就認得這兩三個,而姓陳的男人,真是妖孽。

“我了結后...”

那端音量輕,聽不真切男女,可零星的三言兩語,陳崇州也想到是誰了。

“大哥。”他出言打斷。

陳淵愣住。

“等方便了,再回你。”

他奪過手機,終止通話。

“你憑什么管我。”沈楨惱了,又搶回。

“沒完了?”陳崇州脾氣向來生冷,一群子弟捧他,捧得挺傲,對病人和家屬,職業操守不得已要溫和,真正的本色,其實深沉得冰窖似的。

“分利索了么。”

“你陪女人購物了,還沒利索?”

陳崇州低頭,兇狠啃她嘴唇。

太野了。

倪影都沒她這么野,那位綠了他,也懂得道歉,討好求和。

陳公館,陳淵攥著手機,屏幕黑暗多時。

萬喜喜推門進臥室,“我煲了小米粥,你晚上有酒局,先墊墊胃口。”

他回過神,“買點吃就好。”

她走向他,理正領帶,“為你下廚,我開心。”

陳淵沒動,“辛苦了。”

萬喜喜動作一頓,“這一個月內我們是戀人,你和未婚妻還客氣嗎?”

他淡淡笑,視線定格在萬喜喜戴著的耳環,“綠寶石很襯你。”

她垂頭,一臉滿足,“是你眼光好,會買。”

她手向下移,要替他整理西褲,被陳淵攔了,“我自己來。”

他略回避,檢查著褲鏈,沒當她的面。

萬喜喜注視他,也沒說話。

那邊,陳崇州從更衣室出來,沒見李妍,直奔休息區,問廖坤,“她呢。”

“這不怕你激戰露餡嘛,我誆她,你去洗手間了。”

“沒戰。”他撣了撣袖口,不咸不淡瞥廖坤,“我不想。”

“糊弄我呢。”廖坤指腹一抹他嘴角,“來強的,她咬你了吧?”

“你話真多。”

李妍從過道盡頭的男廁折回,挽住陳崇州胳膊,“你去好久啊,便秘嗎?”

廖坤噗嗤笑,“可不,陳主任憋得厲害。”

陳崇州沒搭理他,垂眸看李妍,“結賬了嗎?”

“用你的卡,刷了9萬。”

與此同時,沈楨也刷了30多萬,廖坤站在一旁嘖嘖,“牛啊,臨了,宰他一刀血。”

她得意,“狠么?”

男女之間的沉沒成本,是一門玄學。

肉痛,才心痛,分道揚鑣了,割肉多的那方,最慪火。

廖坤看熱鬧不嫌事大,“陳主任有得是錢,再加個零,更爽。”

沈楨一琢磨,“那我重買。”

陳崇州壓根不在乎她花多少,帶著李妍撤了。

回酒店,他點了根煙,通知餐廳送一份牛排上樓。

浴室傳來沐浴的水流,洗了七八分鐘,隨即門打開,李妍裹著浴袍。

陳崇州聽到腳步聲,側過身。

這浴袍,相當于沒穿,只圍了中間的肚臍,李妍羞澀得面頰和脖子浮著粉紅,“你現在洗嗎?”

他皺了下眉,熄滅煙頭。

“李妍,你父親是校長,你做任何事,要考慮他的體面。”

“崇州老師!”她一把拽住,“你要走?”

他拿起風衣,不著痕跡抽離,“那些,補償你。”

“補償?”

陳崇州駐足,“從高一至今。”

這茬,不傻的,全明白了。

類似于了斷費。

要是暗戀,他裝聾扮啞,就作罷了,關鍵李妍明戀,搞得人盡皆知,光是校園表白墻,她的情書刊登十次了。李校長是典型的高知分子,官架子特大,為此夠難堪。

她消耗的這筆青春,他買單,是周全李校長在學術界的名聲。

李妍捂住滑落的浴袍,“你以后不見我了?”

陳崇州背對她,“梁甄對你挺真心的,我不適合你。”

6月份的同學會,梁甄玩命灌他酒,諷刺他風流,一浪蕩公子哥學什么醫,給這行丟人現眼了。

李妍含著哭腔,“我不要補償!崇州老師,你不是喜歡我嗎?”

礙于她爸的情面,陳崇州態度尚可,“你太小。”

李妍昂首,“不小!”

他擰門鎖,往外走,“你年紀小。”

她不甘心,抓起外套披上,追出去,“廖坤哥說,你也談過一個24歲的,還離了婚。”

“不一樣。”

“哪不一樣了?我比她純潔!”李妍哭得抽噎,驚動了樓梯間打游戲的廖坤,他探頭,逗她,“妍妍,別纏你陳哥哥了,纏廖哥哥。”

她大吼,“我喜歡他!”

廖坤拍她腦袋,“他這人,外表帥,內心巨騷,撲他的,他不喜歡。”

李妍結結巴巴,“他喜歡什么樣的。”

“甩了他的。”

她瞪大眼,“什么?”

廖坤安撫著李妍,不經意瞟陳崇州的背影,霽月光風,芝蘭玉樹。

這氣質,若即若離的性張力,露一半,藏一半,骨子里的曖昧感,天生的氛圍演員,他稱第二,無人敢稱第一。

那種,禁欲風的渣,表面疏離,女人被他晃一下,還著迷他的克制自律。

像李妍這朵沒經歷過愛情毒打的小白蓮,哪玩得轉他啊。

何況,頂級海王渣歸渣,有一套規矩。

女朋友,選干凈本分的,而女伴,情史越亂越好。

情史多,不癡,各取所需,情史少一根筋,上頭了,就非他不可,以付出為由,耍道德綁架的戲碼。

男人心里,什么定位,給什么待遇,比女人拎得清。

陳崇州掐點到13樓,沈楨正好大包小包進房間,他往里一擠,她猝不及防,連人帶包跌在他懷中。

“踢我,是嗎。”陳崇州扛起她,扔床上,單手解褲扣,順勢分開她五指包住。

“你挺狠,險些不經用了。”

踢不假,在更衣室他啃得激烈,沈楨情急之下踹他一腳。

可踢廢,純粹是訛她,當時收斂了力道,根本不痛不癢。

她臉扎進被子里,動彈不得,“你在更衣室胡來,自作自受。”

“更衣室不行,酒店行么。”皮帶扣彈開,冰冰涼涼的,凍得她一抖。

毛呢裙翻卷到腰際,她肌膚嬌糯柔軟,在他掌下,像春潮泛濫著漣漪。

陳崇州覆上去,氣息紊亂,喑啞,“和他到底有沒有過?”

沈楨故意不回答。

“碰你什么地方了。”

仍舊不聲不響。

陳崇州唇埋在她脖頸,“有過?”

她伸手,按下床頭的報警鈴。

他懲罰一般,撩撥三秒,停一秒,折磨她心性。

陳崇州的吻,淬了毒,浸了酒,無比昏脹,女人稍把持不住,便忘情淪陷。

由于刺激,沈楨緊繃,脊背與肩膀抻出誘惑的弧度,他吻住那片蝴蝶骨,一層虛浮的筋絡微微打顫,恰到好處的飽滿勾人。

在女人那,他淡漠面目下涌出的情欲極度致命,在男人那,她同樣具有上癮的毒性。

比她經驗豐富,有道行的,分明比比皆是。

可那半純,半妖,半嬌憨,形容不出的一股魔力,再帶點她獨有的小性子,撓得人仿佛觸了電,心麻,腰腹更麻。

沈楨掙扎著翻個身,平躺,拳頭抵在他胸膛,“李妍呢。”

“樓下。”

陳崇州手臂撐住床沿,他身體狂熱得很,臉上沒一丁點意亂情迷的樣子,難怪他玩得開,且從未招過麻煩,和女人說斷就斷。

會調情,眼神欲又撩,足夠他大殺四方,自然懶得走心。

走心是男人最深層次的給予,除非被死死地拿捏住,輕易不舍得掏。

“江景房,白白浪費了?”

他眼底掠過一絲笑意,“帶你去?”

沈楨歪著頭,把玩他散亂的衣領,“如果我和陳淵有,你怎樣?”

“弄你。”

她一掃,“這樣弄?”

陳崇州手指繞過她長發,“具體怎么弄,你最好別冒險。”

門鈴這一刻忽然響起,沈楨笑得別有深意。

走廊外,是酒店的保安,警惕審視他,“先生,請出示身份證。”

陳崇州瞬間知道他來意了,“我不住這。”

保安越過他頭頂,望向屋內的沈楨,她衣衫不整,倒沒哭,像認識,鬧別扭的場面。

保安拿不準,“二位什么關系?”

“戀人。”

“我們分手了,他賴著不走,要猥褻我。”

保安打手勢示意,“先生,請您迅速離開,否則我會報警。”

陳崇州辨不明情緒,停在那。

猥褻。

活半輩子,頭一遭聽這詞,用他身上。

這女人,驚心動魄的帶感。

許久,他笑了一聲,偏頭看沈楨,她臉蛋兒粉白,還跟他置氣,又因為將了他一軍,隱隱的囂張味兒。

“挺有手段。”

憑他的謹慎,連她何時叫保安,都毫無察覺。

沈楨抱胸,盯著他,“你和周海喬,渣得各有千秋。”

陳崇州笑聲更重,他靠近,食指似有若無蹭過她眼角,“小東西,擺我一道。”

***

喬麗那頭,遇上硬茬子了,沒搞定這單,需要多留幾天,沈楨和廖坤次日乘同一航班一塊回去。

飛機上,他納悶,“陳主任昨晚走了,特匆忙。”

沈楨翻一本動物雜志,“哦。”

廖坤繼續說,“臉色黑壓壓的,我沒敢惹他。”

“有多黑?”

他一指雜志的封面圖,是黑猩猩,“接近這色系。”

沈楨掄打他,大笑。

陳崇州傍晚開車回老宅,陳政在書房召開視頻會議,客廳只有何佩瑜。

他走過去,“母親,您找我。”

她支開傭人,晦澀開口,“我犯了一件大錯。”

陳崇州打量她,平靜站立著,沒催促。

“我和程世巒有私情,將近十五年了。”

說完,何佩瑜懊悔掩面,“我千方百計躲著他,可擺脫不掉!他始終糾纏我,他已經瘋狂到逼迫我給陳政下藥。”

陳崇州整個人無動于衷,在聽過之后,甚至有興致去露臺觀賞金魚。

何佩瑜平復了一會兒,“你是不是一早就知情?”

他握住一支細竹竿,逗弄玻璃缸內的烏龜,“不知情。”

“我背叛了你父親,你不埋怨我嗎?”

陳崇州眉間懶怠,心不在焉回一句,“您的私情與我無關,我為何擱在心上。”

是了。

何佩瑜忘記,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

連陳政那老江湖,猜得透陳淵,卻也猜不透陳崇州的心思。

再荒誕的內幕,他照樣波瀾不驚。至于謀算,只他自己有數,從不與外人道。

陳家的男人,城府都深,心腸也硬,但凡無情起來,焐不化。

可他深的硬的過頭了。

“萬一。”何佩瑜羞于啟齒,“被陳淵揭發...”

“會嗎?”陳崇州制止她假設下去,“您既然向我坦白,目的是補救,而不是破罐破摔。”

他喂完龜食,放下罐子,用方帕擦手,“程世巒,不能留了。”

【作者有話說】

感謝+1+1??打賞虎虎生威,速凍大猛攻打賞能量飲料,玲瓏、QD教書匠打賞催更符,書友45010、書友51025打賞新春紅包。

感謝A^.*M!na金美娜、書友85254、TTTOUS、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回憶515、玫瑰、??阿四、iouylovery、以馬內利、椰奶兔絨絨、書友02975、書友35750、書友75348打賞金幣

感謝大家投票支持~

誘餌 https://lnwow.co/info-105613/